快乐时时彩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3章 偶遇张鑫洋
    经过了几天的调理,在赵泽无微不至的照顾下,莫莉感觉这几日都胖了好几斤。

    赵泽每天都会参照补充孕酮的食物和水果,给莫莉做着各种各样的美食。在吃着莫莉做的饭菜的时候,莫莉都觉得赵泽可以去开一家私房菜馆了。

    离莫莉租住的小区一公里的地方,才会有一家综合性超市,只有那里才会售卖新鲜的果蔬、肉类。赵泽每天买菜都要走很远,才能将自己为莫莉设计的食谱所需要的食材买回来。

    自从京城开始整治市场环境,许多大型的农贸市场都被政府取缔了,让京城居民的便捷生活开始有了阻碍,也正是因为这一点,导致京城的果蔬价格直线上升。这要是换做在赵泽的老家盛京,果蔬的价格可以是京城的三分之一都不到,可见在京城的生存压力,给打工族带来多大的风险。

    当然了,在京城的生活压力固然有好多,但是也阻挡不了大批的北漂一族,前赴后继来这里发展。毕竟这里的平均工资水平,是普通二线城市的两三倍。

    赵泽虽然出生在京城,但是他也很不喜欢京城这个城市,虽然生活在这里的时间,已经可以占据他人生中一半的光阴。可是如果让他自己选择固定的居住城市,他还是希望回到盛京去会比较舒服。

    由于全球气候变暖的原因,还有空气污染所带来的后果。京城这座巨型城市,已经不适合人类居住了。雾霾、沙尘暴这些自然灾害,正在侵蚀着京城这座古老的城市,虽然这里是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,但是恶劣的自然环境,已经让这座城市患上了慢性疾病。

    虽然京城在大力维护环境治理工作,但是收效甚微。一座城市想改善现有的污染程度,那是需要一代人的时间才能有所改善,真可以说是一项百年大计了。

    赵泽和莫莉的老家盛京,则是一个见证了环境改造成功的城市。当初在解放初期,盛京作为东北的交通枢纽,重工业发展的聚集地,被国人称作共和国长子。在长期的工业生产中,在赵泽出生的那一年,这座城市的污染程度,已经可以位列世界的第一名。

    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,盛京人已经意识到,再不治理环境,盛京这座城市就会变成一座被污染的死城。通过近三十年的综合治理,盛京的重工业企业,大多被分散至省内各个乡镇及边远地区。

    原来重度污染的工业区,也变成了现在绿树成荫的居住区。大气环境指数及绿化面积都在逐步的提升中。现在的盛京,已经摆脱了污染城市的帽子,成为了国内环境治理的先进城市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赵泽亲身经历的事实,也是赵泽回去发展的理由。

    赵泽拎着刚刚买回来的新鲜果蔬,叼着烟卷走在回小区的路上,想着今天要为莫莉所做的菜品。

    以前莫莉在家的时候,就严令禁止赵泽不可以在家中抽烟,现在莫莉怀孕了,赵泽想抽烟,只能去楼下或者晚上到消防通道里抽烟了。所以当赵泽来到小区住所的楼下时,又点起了一根烟(先过足烟瘾再上楼)。

    正当赵泽美滋滋抽着烟的时候,莫莉出现在了楼道的门口。

    看着莫莉穿着整齐地站在赵泽面前的时候,赵泽还感到很是意外,急忙走上前。

    “你捯饬的这么漂亮干什么?不老老实实在家里呆着,这是要干嘛去?”

    “公司临时有点事儿,急着招我回去,你先在家呆着吧,估计中午回不来吃饭了,你就自己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出门自己小心些。哦,对了,这个你带上吧,到了单位喝。”赵泽说完,从购物袋里拿出一瓶豆浆,交到了莫莉的手里。

    莫莉手里拿着豆浆,看了一眼赵泽手里的那半只正在燃烧的香烟,说道:“少抽点烟,好好在家呆着吧,我回来之前给你打电话。”说完,朝着小区大门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赵泽目送着莫莉的背影,直到莫莉消失在赵泽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莫莉刚才接到了唐四海的电话,说是明天牛清华要带领投资部的一些人,亲自来京城公司做资产评估。所以唐四海急着找莫莉回公司商量对策,刚才在电话中提到了吴永刚也不在公司,可能也是要被唐四海急招回公司。

    因为事情比较紧急,莫莉离开家的时候,就预约了一辆顺风车,出了小区大门,则看到门口等自己那辆车,居然是上次拉自己回家的那位司机大哥,他叫什么名字来着,莫莉使劲回忆着这个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呦,这么巧啊老妹,这天下还真是小啊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张鑫洋降下车窗对莫莉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莫莉也冲张鑫洋笑了一下,拉开车后门,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怎么大哥今天不上班吗?都这个点了,还拉顺风车?”莫莉看着倒视镜里张鑫洋的面孔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!可别提了老妹,昨天晚上陪客户吃饭,一上来就干了三杯白酒,完了就没完没了地喝,虽然说咱有点酒量,可也架不住他们轮番地敬酒啊。这不,终于把我给喝倒了。要不是我的助理帮我找了一个代驾,我这车估计还在饭店门口呢。”张鑫洋一边开着车,一边对莫莉唠叨着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啥要喝那么多啊,不想喝就不喝呗,喝多了还不是自己遭罪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不喝,可是这年头做乙方的哪有牛逼的,甲方的都是爷爷,我们得供着人家。不是看在他们单子大这份上,我才不会跟他们往死里喝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么说,大哥的这一单谈成了呗?”

    “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,现在教育机构做项目都需要公开招标,我昨天喝的这顿酒,人家只不过给了你一个入场竞标的资格,最后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呢!也不错了,最起码咱也算是进了竞标这个局了,山药一道一道的过,慢慢来吧。”张鑫洋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你不是做平台的吗?怎么还需要参加竞标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平台是刚建立的,还没有多少用户。同时平台软件是我们自己开发的,本身可以对外出售。现在做教育的这帮人,都是从风投过来的,本身就是拿钱砸市场,我们的这个平台又正好适合他们这些做连锁教育的人用,所以才有了承接软件开发这个项目。”

    “回头大哥你把你们那个软件平台发给我看看好吗?我也想了解一下你们的产品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老妹,等把你送到地儿,我就给你发,要是能因为这事儿和你合作了,这可真叫缘分啊!你说是不老妹?”

    “我也只是先看看,大哥你可别当真啊!要是没合作上,岂不是让你白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!没事老妹,我这也就是随便一说,图个乐呵罢了,你还真当真了呀,哈哈哈!”

    莫莉也被张鑫洋的话语给逗笑了。

    车子开了大约40分钟就来到了公司的大门口,莫莉下了车,朝张鑫洋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老妹再见,回头我把我们的软件平台发到你微信,你看看,没准我们真能合作呢。”张鑫洋在车里朝莫莉摆了摆手,随后开着车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