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乐时时彩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0章 战至力竭
    厉辰看出了厉修言的担心,会心一笑,“记住我跟你说过的话,放心,老爹没那么容易被干掉。”

    最后看了一眼眼圈胀红的梓然和厉书瑶,厉辰踏前两步,双臂平展开来,口中发出一声响彻天地的怒吼,“吞没吧,无域狂沙!”

    随着这一声怒吼响起,厉辰的身体如同开闸泄洪一般,涌出大量暗黄色的魂力,化作铺天盖地的黄沙,山呼海啸般,向着空中的飞鹰骑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好惊人的魂力!

    厉修言初步判断,厉辰的魂力修为,应该在五段魂尊阶段,倘若使出全力,倒是可以抵挡一阵,为他们赢得逃走的时间。

    可如果这样做的话,厉辰的魂力消耗就会急剧加快,一旦魂力耗尽,等待他的必将只有死亡。

    但眼下,厉辰已然出手,便如开弓之箭,再无回头之路。

    “走!”厉修言运转魂力,一把提起昏迷的寇宁,带着梓然和厉书瑶夺门而出,一路向着城门方向快速移动。

    梓然只是一个普通人,她一直都不太主张厉修言学武,怕的就是有一天,他们一家好不容易得来的安稳生活会被打破。可现实往往就是如此,越是害怕什么,就越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她,是多么希望自己也是一名武者,这样就可以与丈夫并肩作战,保护儿女的安全,但可惜,她之前并没有选择这条路……

    “走这边!”

    眼看快要抵达城门时,厉修言突然改变方向,带着梓然和厉书瑶来到一座废弃的宅院门前,一脚将门踹开。

    院子里,停着一辆马车,这辆马车是孙老爷子为他准备的,原本是打算救出沈家家主沈翱后,乘坐这辆马车出城,只可惜沈翱已死,不过现在却成为了他们的逃生要具。

    将四人全都安排进车厢,厉修言跳上马车,驾车冲出宅院。

    城门早已封闭,厉修言远远就见到一队北冥军守在门前,城墙上也有不少弓箭手。

    “坐稳了,等下可能会有些颠簸。”厉修言冲车厢里嘱咐一声,随即解放第二武魂——无域狂沙,以魂力化作黄沙,形成护盾,遮住马车。手中马鞭一挥,马车速度不减反增,直奔城门冲去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马匹临阵退缩,厉修言还特意分出一些黄沙,用来遮住马匹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,站住!”

    禁卫队长远远看到了疾驰而来的马车,见警告无用,立刻下令城墙上的弓手放箭。

    数百支利箭从天而降,尽数落在由无域狂沙所化的护盾之上,并未伤到马车分毫。

    厉修言固定好马车的方向,身影快如闪电一般跃了出去,先一步抵达城门前方,手中的厉天剑时隐时现,时长时短,在马车抵达城门前,便将守门的北冥军尽数斩杀干净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喝!”

    厉修言将体内半数以上的魂力,全都汇聚于厉天剑之上,猛地大吼一声,一剑挥出,城门瞬间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随即脚尖一点,人影轻松跃起,刚好落座在马车的驾车位上,一抖马绳,驾车冲出城外,一路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厉修言逃离宜陵的同时,厉辰正以一己之力,力敌共计三十六人的飞鹰骑。

    此刻的厉辰,虽然看似占据上风,实则外强中干,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。

    但他的心里,却没有丝毫畏惧,更没有恐慌,反而很踏实,因为他心里知道,自己的妻子,孩子,都已经逃出虎口。虽然今生恐难再见,起码知道他们是安全的,这就够了……

    “森罗掌!”

    一名拥有木元素武魂的飞鹰骑,借助同伴的掩护,悄然来到厉辰身后,猛地一掌打出,击穿了厉辰背后的沙墙,重重地拍在他的背上。

    厉辰只觉体内气血翻涌,随即喉头一甜,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然而这还不算完,那人的小臂上,突然钻出五条尖刺藤蔓,灵蛇一般缠绕在厉辰的身上,将他牢牢捆住,尖刺刺进皮肉,流出了紫红色的鲜血,很明显,刺上有毒。

    “呃!”厉辰闷哼一声,忍着伤口传来的剧痛,试图将藤蔓挣断,可这些藤蔓却是弹性十足,无论如何用力,只要一卸力,立刻弹回,上面的尖刺也会对厉辰的身体再一次造成伤害。

    “你完了!”

    有了这一突破点,那些原本拿厉辰没办法的飞鹰骑也都纷纷凑上前来,各自施展出攻击魂技,攻向厉辰。

    一番轮流“轰炸”后,厉辰的全身上下,包括脸,几乎没有一寸皮肤是完整的,全身的骨骼几乎也是寸寸断裂,无力瘫倒在地,呼吸时有时无,似乎随时都会彻底停止一般。

    飞鹰骑的首领,见厉辰已无反抗之力,从飞鹰魂兽的身上跃下,来到厉辰身前,用脚踢了踢他,随即一把将他扯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很强啊!居然杀了我们八个人!”

    厉辰却是如同回光返照一般,一口鲜血喷得他满脸都是,“你少算了一头畜牲!”

    飞鹰骑的珍贵之处,主要在于飞鹰魂兽。

    培养一只飞鹰魂兽的的消耗,远远超过一名甚至十名武者,被厉辰杀死的八名武者也许算不了什么,可一只飞鹰魂兽,却足以令北冥侯,乃至整个大汉帝国感到肉疼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飞鹰骑的首领一拳打在厉辰的脸上,直接将他打飞了出去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渍,一步步走向厉辰,猛地一脚踩在他的脸上,“你找死啊!”

    “你说对了,老子就是找死,你奈我何!”厉辰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飞鹰骑的首领被厉辰气得直喘粗气,脚掌用力一跺,厉辰脸下的地面顿时裂开一道蛛网,“说,那武魂是一把黑刃长剑的臭小子逃到什么地方去了?”

    “白痴,我既能单独留下拖住你们,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他去了哪吗?”厉辰嘲讽的笑了起来,“真怀疑你这智商是怎么爬到今天这个位置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是个死人了,看见棺材应该笑才对,起码我还有个葬身之所,我为什么要哭?低能!”

    “哇呀呀……”

    飞鹰骑的首领被厉辰气得火冒三丈,一把抽出腰间的佩剑,后撤一步,对准厉辰的脖颈重重砍了下去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