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乐时时彩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22.和便便
    “根据骸骨之野的观察站报告魔种到达也就是这几天。怎么样?你现在回去还是留下帮忙,这种大场面很锻炼人。”

    前哨的观察站只是传来了终焉魔种接近的征兆,但据梅丽莎女王的计算也就是这几天时间内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这种地方呆一刻钟都是受罪,更我受伤了,我要回去躺着,啊!我晕了。”亚历山大.亚丽扶着额头就势倒向梅丽莎女王怀里。

    梅丽莎女王托着亚丽的宽额头不让其倒进怀里,“算了,让她早点去跟那个卡丽拉会合吧。上界的事也同样重要。”

    骸骨界的物资完全靠刘青山到上界带回来,上界现在可是大后勤,就是不考虑到生灵也万万乱不得。

    刘青山一脸黑线,懒人屎尿多,一叫干活就装晕,不愿意也不勉强她,再说亚历山大.亚丽是沟通上界的重要人物,他只是说说而已让她看看一终焉魔种,并不想让她冐没必要的险。

    “好吧,东西收好,回去好好养伤,再有讨伐队出征你就别去了,好好跟着圣女。等待这里的事情完毕,自然会去收拾倒那个垃圾。”

    刘青山从骨架上拿出两个盒子交给亚历山大.亚丽,亚丽一看到盒子眼睛就亮了,那有半点要晕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好哒,你的话我能不听么,再有讨伐收就装伤病,这我在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诚实。可以的话劝一劝,别增加无畏的伤亡。你们的力量对付它们起不了什么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嗯!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刘青山看了拿询问的眼神看了一眼梅丽莎女王,见没有什么要交待的,手指一引蓝光闪起亚历山大.亚丽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好了,看看这堆东西都有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不需他交待,希望已经清点完毕,拿着记录骨板走了过来,“老板东西清理出来了。圣水有两百瓶,几百件破烂的铠甲,两箱黑色泥土,一箱子臭得要命,不知道是什么,还有这个。”

    希望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半球形一样的东西,手掌大小,有八片颜色翠绿晶片,中间夹着一块红色能量石。

    刘青山接过挺有质感的,表面也看不出所以然来,翻过底下,却有一个按键一样的东西,用手一按一个翠绿的光罩向四周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哇哦,不热了。这应该是上次要压梨带的防御罩发生器了。范围还挺广的,足有一百多米,梅丽莎这个给你吧。”刘青山将防御罩发生器递给梅丽莎女王。

    希望在边上偷笑,有什么好东西都送女王,不是马屁精就是心怀不轨。

    “好东西,不过我那暂时不需要,温屋中温度很合适,按到法师塔中吧。刚好有两箱新泥土,你自己在这里种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梅丽莎女王谢绝好意,将发生器交给了擎波去按装。

    擎波接过看了看,“准确点来说,这应该是一个温度调节器,可调节隔绝极端的气候,想来应该极地冐险者用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聪明人就是不一样,一眼看出真正作用和适用人群。

    “也好,能量炉需要更好的环境才能完美运行,温度太高容易过载,温度太低能量损耗变高。就按在这里,而且这里空间宽敞不影响种花载草,希望、未来以后这里就是新家了。”

    刘青山也觉得梅丽莎女王的安排更好,也就没反对。

    “那箱是什么东西,好臭!”梅丽莎女王皱了皱鼻子。

    “希望,你去看看。”刘青山自己都不想上前去,那味道太冲了。

    “自己去,希望以后就跟我住宫殿了,你们一身骨头住一起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梅丽莎女王不由分说拉起希望就走,现在除了温屋里那几颗刚萌牙的宝贝植株,希望是最招她喜欢的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被嫌弃了!”未来用看可怜蛋的眼神看刘青山。

    “去去,你不也一样。唉!女大不中留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又不是嫁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后得叫大姐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梅丽莎女王,我事情还没做完呢!”希望一边挣扎一边喊,不过阶段差别在那里摆着,那里挣得开。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,陪着女王就行,这里我自己来弄。”

    梅丽莎女王这么喜欢希望,刘青山也不能逆着她的意,而且这里也没什么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“老板别忘了来接我哦!”希望还是很懒刘青山的,两人在终焉沙海中相互扶持走到今天,感情确实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“呵!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我来吧,我闻不到。”未来骑着变异仓鼠走了过去,变异仓鼠嗅了嗅不愿再前行,被未来一拳头闷在头上只得忍着臭气前进。

    哐~!

    钱盖子打开,里面却是一坨坨黑乎乎的东西,未来拿手指捅了捅抓起来看,“这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马的便便吧!压梨那死丫头弄这个东西来干嘛?”

    刘青山一眼就认出那是马粪,但是亚丽弄一箱子马便过来干嘛?增值!穿越世界的便便?!

    穿越世界的便便依然是便便,便便能干嘛?

    “呃,真恶心。未来别玩了你个傻蛋,快去洗掉。”

    未来居然拿着马便便在手中捏着。

    “老板便便不是金属的吗。”未来奇怪的问。

    “能拉出金属便便的才不正常呢。”刘青山一脚把未来踢去洗手。

    擎波在旁边看了看,“这是弄来给你当化肥的意思吧,毕竟除了当化肥没什么别的作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!这里的沙质那里是几块便便能改变的?!”刘青山一头黑线,“不过试一试也无妨,就是有些恶心。”

    “沙子混上黑土,再参上马便便应该可以。”

    说干就干,铠甲由擎波和科隆领着人做修补,有了熔炉现在处理金属方便了很多。圣水则全交给了圣灵,圣灵种巨灵族都需要大量的圣水恢复力量。

    分完了东西,反正没有什么其他事情可做,刘青山决定玩玩小时候的游戏拉尿和沙,不过现在是便便和沙。

    未来对和沙子有莫名的喜爱,干得比刘青山还起劲,法师塔里被弄得臭气冲天,不过苦的只刘青山一人,其他人没有嗅觉也无所谓香臭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