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乐时时彩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22章 冲突
    洛修脚步一顿,微微讶异地扫了对方一眼。

    男人身披着一条陈旧粗糙的披风,边角上还沾染上不少的泥土污渍。

    披风的帽子放下,头上的发丝有些凌乱,勉强整齐,古铜色的皮肤,五官算不上多英俊,看着普普通通,却意外的十分顺眼,一双清目中透着收敛起的一丝丝暗光。

    男人身旁还摆着两坛未开封的酒坛,随手丢过一坛给洛修,自己拿起另一坛酒。

    开封,仰头,倒饮,动作一气呵成,行水流云,熟练至极。

    洛修踌躇地捧着酒坛,有些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想了想,照着男人开封的方法试着打开酒坛。

    开封后,一阵阵酒香飘出。

    洛修微微低头闻了下,很香。

    洛修没有喝过多少酒,之前在聚仙楼倒是喝过几杯,不过酒不一样,洛修觉得没有现在这个香。

    “一坛长欢颜,醉生梦百年。”男人一边喝着酒,口中轻声感叹:“长欢颜,无悲离,平生莫问前程与来路,当空夜醉,送思愁,哀余生……”

    洛修心下微动,看了眼男人,又看了眼酒坛。

    然后慢慢地低头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辛辣的酒水涌入口中,舌头微微发麻,不断刺激着感官。

    一口吞入腹中,那辛辣之感随之传到四肢百骸,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辛辣过后,慢慢地,酒真正的味道体现出来,带着一丝丝山间清泉叮咚脆响的甘甜,又带着百花齐放那漫天花香中的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长欢颜,能让人走进轻松恣意的精神世界,没有悲伤痛苦,没有纠结不舍,只有对美好存在的无尽流连忘返。

    洛修眉眼微松,又再喝了几口。

    一人坐在,一人站着。

    捧着一样的酒坛,谁也没有再交流过一句花话,默默喝着酒。

    终于,一坛酒几乎下肚时,洛修脑袋有些昏昏沉沉,视线里的一切景物都一下子多出了好多个一模一样的。

    洛修脚下一个失误,直愣愣地坐在了地上,双手无力垂在身前,墨眸中蒙上一层看不清的雾气,神色迟钝又迷茫。

    男人放下喝完的空酒坛,慢慢走近,蹲下。

    “你叫……洛修。”

    洛修听到有人叫他,吃力地想睁大些眼睛。

    男人见此,轻轻笑了笑:“原来你不会喝酒,怪我。”

    洛修猛地摇头,又猛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男人身体微微侧了一下。

    [没……没有不会喝,会喝的,我喝过……]

    听到传音,男人神色一顿,有些复杂地看着洛修。

    终究,没有问什么,继续方才的话题:“你会喝?喝过多少?”

    洛修低头,伸着手指一个一个点过去,[一……二……三……]

    数完了,洛修抬头:[五……五杯。]

    男人忍不住又笑了,“只是五杯?”

    洛修蹙眉想了想,点头:[对……有一杯偷喝义父的酒,后来就被义父发现了,就不许我喝,说是我长大了就可以喝了,可是,可是到现在义父都不给我喝……不久前喝了四杯,她就不给我喝了……]

    男人静静听着,等洛修讲完,伸出手摸了摸洛修的脑袋,动作小心又有些不熟练:“你知道,我是谁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