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乐时时彩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四百八十一章 得加钱!(2/3)
    【世界最强低温STM,诞生于华国!】

    如此简单的标题,却对牛津充满了敌视,这分明就是挑衅,前几天刚刚报道了牛津的低温STM,结果这才过了几天的时间,却突然之间,变成了华国的。

    马特丽教授点开这个帖子,仔细读了一下内容,大概的意思是,著名理论物理教授徐茫,根据牛津大学的改造方案,加强了本国STM的某些功能,让其可以在原子级水平上观测到STM针尖的几何形状,并且让人在确知针尖状态的情况下进行实验。

    最后,

    文章特意指出,徐茫教授很感激牛津大学为科学做出贡献,没有牛津大学的试验数据,就没有华国今天在STM领域中弯道超车。

    我...

    这...

    通篇全文尽是疯狂嘲讽!

    “我们上当了!”马特丽黑着脸,愤怒地说道:“低温STM本身就是一个骗局,其实徐茫还拥有比这个更加优秀的方案,他只是把我们当做了小白鼠!”

    顿然,

    不大的办公室内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在此时说话,从马特丽教授的表情来看,牛津大学确确实实被坑惨了,不过亚当斯并没有感到意外,徐茫第一次来到欧洲,可能欧洲的本土科学家对他不太了解。

    但徐茫来过好几次美利坚,很多人对他的印象不是很好,虽然他的学识值得受到尊敬,但这个人品...哥大至今流传着徐茫徐教授的传说。

    “马特丽教授...既然贵校的STM并不是最先进的,那么我们回去了。”亚当斯是一个现实与功利主义者,如今牛津大学在STM领域中的地位被华国取代,也没有必要待在这里。

    如何与徐茫建立起良好的关系,是MIT当前最需要注意的事情,而牛津...已经变得毫无价值可言。

    之后,

    牛津大学的校董会陷入到了尴尬的气氛中。

    现在找原因已经来不及了,就算找到也无法弥补损失,加上和徐茫的联系中断,目前的情况非常糟糕。

    这是一次失败,巨大的失败。

    整个牛津被一个人给耍得团团转,甚至被蒙在鼓里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最终,

    理查德森校长只能采取其他办法,未来和其他学校进行合作,从而升级自己的设备,当然前提是这一次徐茫依旧愿意公开技术。

    答案似乎很明显,

    不愿意。

    这家伙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愿意过,他所公开的资料,都是一些表面数据,其核心内容被隐藏的很深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某酒店,

    巨大的包厢中。

    一场庆功宴正在举行,在场的除了徐茫和杨小曼之外,还有各位工程师、科院的物理教授们,以及雷院士。

    经历四天的时间,这四天就像战场一样,没日没夜地加班加点,终于把世界上最先进的STM给搞出来了,一举从二流冲刺到了世界第一的水平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

    这是一场相当漂亮的战斗。

    在宴会上,

    除了相互之间恭喜以外,就是猛灌徐茫酒,可惜...他们选错了对象,选了一位喝酒开挂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啥都不说了!”

    “我先吹掉!”

    话落,

    徐茫直接开掉一瓶茅台,然后站在饭桌前,咕咚咕咚喝了起来,不到半分钟,徐茫放下酒瓶子,擦了擦嘴角,一脸豪气地说道:“跟我喝酒的话,就得这样喝,否则靠边!”

    “...”

    “...”

    “...”

    原本喧闹的犯饭桌,顿然变得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这...

    太凶猛了!

    原来喝酒还能这么喝?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...徐教授简直海量。”一位工程师无奈地说道:“我算是看透了...学问越大的人,这个酒量也是越大,就拿我们雷院士,听说从前喝倒过一批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比不能比,后生可畏。”雷院士连连摇头:“这还没有开始,一瓶先下去了,这不是海量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怎么喝过酒。”徐茫笑呵呵地说道:“不好意思,让大家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很无语,都到这个时候还谦虚,有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随后便谈起了未来的方向,不过通篇都是一些没有营养的话,徐茫也并不在意,一个劲儿的吃菜,来中和自己肚子里面的酒精。

    很快,

    宴会结束,

    徐茫和杨小曼牵着手,走在京城的大街上,还别说...凉风这一吹,一瓶茅台的威力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卧槽...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该不会是假茅台吧?

    徐茫突然感觉脑袋晕晕的,之前过年跟小曼亲戚喝酒,吹了好几瓶白酒,结果今天就一瓶而已,直接脑袋晕了...除非一个情况,这茅台是假酒,不然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呕!

    呕!

    徐茫找了一个街边的角落,疯狂开始吐了起来,而小曼则站在边上,拼命帮他拍在后背。

    “让你喝!”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难受了吧?”杨小曼满脸心痛,可嘴上还是得理不饶人地说道:“看你以后还喝不喝了...”

    一分钟后,

    徐茫才恢复了一点精神头,愤怒地说道:“假酒!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真酒...那么大的酒店不可能拿出假酒来卖的,而且在场的人级别不低。”杨小曼思考了一下,认真地说道:“可能你患上了资本主义的胃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资本主义的胃。”徐茫黑着脸说道:“别胡说...”

    “唉?”

    “看不看电影?”杨小曼发现不远处有一家电影院,突然来了兴趣,满脸委屈地说道:“你好久没有陪我看电影了,人家结婚了的,每周都约会一次,而你自从把我拱了以后,就越来越不待见我。”

    徐茫:囧

    这话说的...

    没拱之前也是这样的呀。

    当然,

    徐茫可不会跟小曼说实话,拉起她的手直接前往了电影院,在拉手的过程中,徐茫明显感觉到,现在牵着小曼的手,和过去牵她感觉上已经不同了。

    虽然还是那么的细腻柔滑,可身份的改变带来的体验不一样,以前还是相当害怕被人发现,毕竟大庭广众之下,自己也是要脸要皮的,而现在...都老夫老妻了,牵着就牵着呗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

    生活,

    虽然充斥着柴米油盐酱醋茶,可平淡中还是需要一点浪漫的趣味。

    站在电影院门口,

    徐茫和小曼开始挑选电影,虽然电影很多,可能看的电影却很少,杨小曼想要看爆米花电影,但徐茫觉得爆米花电影会让人的目光变得狭隘起来,最终...在徐茫的要求下,选择了一部文艺片。

    在电影的追求上,除去那些值得观看的爆米花电影,其他徐茫更加愿意去研究文艺片,影像和文字的不同在于,文字描述世界,而影像展示世界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看的?”杨小曼拿着一桶爆米花,看着零零散散的几个观众,满脸无奈地说道:“还不如去隔壁看大片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!”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电影,一种是普通电影,一种是记录着时间的电影,前者是拍给市场,后者是拍给时间,前者是视觉冲击,而后者是灵魂冲击。”徐茫一脸不屑地说道:“新的特效会代替旧的特效,但新的感动不会取代旧的感动。”

    杨小曼:Σ(°△°|||)︴

    这...

    这还是那个皮皮虾吗?

    突然之间在电影上有如此高的追求?

    结果,

    电影开始后的三分钟,当杨小曼扭头观察徐茫的时候,发现这个大白痴已经睡着了,睡着可香可香...

    杨小曼:(°ー°〃)

    没错!

    还是那一只皮皮虾。

    第二天,

    下午。

    徐茫和杨小曼回到了魔都,回到家的感觉并不是很轻松,杨小曼要处理近期堆积下来的事情,原本一周以后回来,结果整整延迟了五天,而徐茫要前往实验室,看看量子概率实验进展如何。

    刚出门,

    徐茫便接到了一个电话,看号码似乎是国外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好?”

    “哪位?”徐茫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史密斯的老朋友,你就是徐茫吧?”一位老者的声音传了出来,“史密斯帮你募捐到了一笔钱,大概有五千万美元,我会通过私人账户打到你的卡上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五千万?”徐茫愣了一下,急忙说道:“能不能打到另一张卡上?走公的话...这么大的外汇数字,我怕自己会被查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一个账号吧,没有限制的那一种。”

    “哦...”

    紧接着,

    徐茫把小曼的卡号报给了这位神秘人,然后问道:“请问...您是?”

    “MIT的菲利普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您是剃须刀?”徐茫惊恐地问道:“卧槽...剃须刀成精了!”

    “...”

    菲利普满脸无奈,前半句听懂了,这家伙把自己的名字听成了飞利普,而后半句是汉语,根本不知道他在讲什么,但从语气上来分析,这家伙在惊呼剃须刀会讲话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诺贝尔奖的获得者,MIT物理系的菲利普。”菲利普教授解释道:“现在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哦...菲利普教授您好。”徐茫现在面对诺贝尔奖获得者,不再像以前那样咋咋呼呼,反正自己以后也会得到,慌个毛线呀。

    话落,

    徐茫便对菲利普教授开始抱怨起来:“话说...菲利普教授,您所在学校的学生,似乎不行呀...之前我的引力波探测实验室,就有一位MIT的学生,结果不到一周的时间,他竟然跑了...”

    “...”

    “这位学生我知道...是一次意外。”菲利普教授说道:“下次我给你介绍几位精通汉语的物理高材生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!”

    “人够了...”徐茫急忙拒绝了菲利普教授的建议,很快话风一转:“你硬要进来的话...我也没办法,每个月交一百万美元,我就勉强让他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菲利普教授笑了笑,淡然地说道:“哪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啊!”

    “价钱我们可以商量的...”徐茫急忙说道:“真的可以商量...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我们待会儿再谈,徐茫...我有一个请求,希望你能够答应。”菲利普教授说道。

    徐茫愣了一下,默默地说道:“您讲。”

    “我希望你能帮我们改造STM设备。”菲利普教授说道:“完成后跟华国一样水平。”

    话落,

    两边的通话处在静默中,谁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教授?”

    “您没有搞错吧?”徐茫无奈地说道:“这可是当今世界最厉害的设备,我们华国才刚刚改造成功,您这就想要了?”

    停顿片刻,

    徐茫斩钉截铁地说道:“得加钱,而且还要提供你们最新的碳纳米管晶体管,与电阻式RAM存储器的技术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