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548、这是威胁吗
    沃金非常生气,开始破罐子破摔了:“谢老板,做人不要那么绝,小心的痔疮!”

    谢小可笑着说道:“我没有逼你啊,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由你自己决定!”

    沃金冷冷地看了胜券在握的谢小可一眼,问道:“这是在威胁我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谢小可冷冷地说道,他没有什么好隐瞒的,和这种人说话就得直来直去,越是拐弯抹角,他觉得你是怕他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赌场被举报到博彩管理局,势必会引起一些列方面影响,到时候,别说赌场开不下去,还会连累自己人设奔踏,以后他的主子小布兰顿也不会再用它了,落个人财两空,这可不是危言耸听,在洛杉矶法律非常健全,只要发现赌场作弊,不管涉及多少钱财,都会受到很严重的惩罚,再加上当地市民对待赌场谨慎至极的态度,后果可能比想到的更为可怕。

    所以沃金思前想后,只能自认倒霉,硬钢没有好下场,他决定先把赌场卖给谢小可,再去向主子小布兰顿说明情况,请求他出山,再把赌场给要回来,事情就解决了。

    这个赌场虽然是沃金的,但是实际控制权只小布兰顿手中,而且对他来说非常重要,他不可能坐视不管。

    “那您准备出多少钱呢?”

    “500万美金买下你这个赌场,算是对你很客气了吧!”谢小可抽了根烟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赌场具体的价值是多少,谢小可也没有做过仔细的计算,只是凭借他对这里的观察,一共就只有几十个台子,每个台子爆满,如果是正经做生意不出千不作弊的话,也赚不了多少钱,因此他觉得出500万美金已经非常高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沃金觉得500万太少了,那说明他是按照每张台子都作弊的情况计算的,若是那样的话,必然每天会赚的盆满钵满,可是他又怎么敢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在等你的回答!”

    谢小可再次提醒了一句,然后出了一口香烟,吐了一个烟圈。

    烟圈在空中飘飘淡淡,好像在嘲笑和沃金一般,慢慢散去,而对方也不再多做思考,反正不管多少钱,最后还是得要回来的,没关系,500万就500万吧,先答应了:“好的,我答应!”

    沃金话音刚落,谢小可立刻直接打了一个电话给斯密斯,让他找来了公证人,然后双放签订合约,谢小二把款项赚到了沃金的名下,交易结束。

    真个过程进行的非常迅速,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赌场就已经到了谢小可的手中,而沃金和他的几个保镖们则陆续撤离。

    郑英和李艳婷目睹这个过程,简直是一种心潮澎湃的感觉,李艳婷的表情倒不是很明显,郑英简直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,男人和女人的爽点不同,让女人感觉到很刺激很爽的就是买买买,刷刷刷,她们享受的就是这个过程,至于买回来的东西有没有用她们并不是很在乎;而让男人感到爽的,是别人看着自己买买买的过程,或者说自己在买东西的过程中,别人投来了羡慕跪舔的目光,从而达到装逼的效果,至于买回来的东西也一定是有用的,不能是那种日常生活中的东西。

    在商城里买东西,和从别人手中强行买过来一样东西,感觉完全不一样,具体的却别可以从李艳婷和郑英的反应上体现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这种情况,对于李艳婷来说,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她只不过是一个小老百姓,见识过几次大场合,但仍旧是草根一个,不太喜欢那种打打杀杀,你争我抢的生活模式,而是安安心心地日常生活,不喜欢危机四伏的感觉;而对于郑英来说,就是一种征服对手的快感,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很担心谢小可会引火上身,问道:“老板,您真的把这个价赌场买下来了,小布兰顿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,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谢小可毫不担心地回道:“下一步,准备换人,这里愿意留下的留下,不愿意留下的走人,另外把赌场的名字改掉,叫做巅峰娱乐城,直接并入到巅峰时代名下,具体的手续明天请斯密斯帮忙处理!”

    郑英对谢小可的魄力和胆识非常敬佩,胆识心中依然很担心:“那小布兰顿那边怎么解决?”

    “等我去他那里赴宴的时候,看看再说吧,现在我还没把他放在眼里!”

    谢小可说完话,就和李艳婷一起回比弗利山庄,并且对郑英说道:“今天先关门停业,你在门口贴好告示,说赌场要进行整改,时间大概是10天左右!”

    郑英点头答应道:“知道了,老板!”

    谢小可又交待了一句:“我会让斯密斯过来和你配合的!”

    “行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斯密斯和郑英接头之后,就开始找广告公司,装修公司,和博彩设备供应商,准备修改门头标识以及屋内的所有做过手脚的设备也要全部换掉,两人忙的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被赶出赌场的沃金开车直接去了比弗利山庄君兰园。

    一辆民用小型吉普车停在了君兰园的大门口,里面的管家基妮小姐走到了门口,笑着说道:“沃金先生,您来了!”

    沃金勉强露出了笑容,但是肌肉僵硬,一看就是假笑,基妮看出了问题,表情微微有了变化,不解地问道:“沃金先生你怎么了,好像有什么心思啊?”

    沃金这次怕丢脸,是一个人来的,保镖们都没跟在身边,他轻声对基妮说道:“赌场遇到了点麻烦,少爷在家吗?”

    “少爷在厅里和卢克先生聊天呢!”

    “进去,当着大家的面说吧!”

    两人缓缓走向别墅的大厅。

    君兰园的面积虽然没有自由女神庄园那么大,但是还是不小的,在走向别墅大门的时候,沃金的心情非常紧张,他已经走得很慢了,但是越是不想,越是很快就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管家基妮看得出来,沃金非常紧张,笑眯眯地安慰道:“别紧张啊,沃金先生,咱们进去吧!”

    沃金被基妮的笑容感化了,心跳放慢。

    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