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乐时时彩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51章
    青竹大师知道清泉大师是回光返照的缘故,心中越发悲痛,连忙说:“师妹,快说吧!”

    清泉大师目不转睛地看着青竹大师,说:“师姐,我求你的事情是:在我死后,不要为我报仇!”

    清泉大师的话,完全出乎青竹大师的意料!

    青竹大师情不自禁地问了一句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但是,清泉大师已经说不出话了,她停止了呼吸。

    青竹大师抱着清泉大师的尸体,一步一步地走向海边。

    海边到了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大海一望无际。

    青竹大师喃喃自语:“师妹,根据本门的传统,凡本门中人,都实行海葬。现在,请你入海为安吧!”

    说完,青竹大师把清泉大师的尸体,有些恋恋不舍地推入了海水里。

    眼看着清泉大师的尸体渐渐地沉没,青竹大师的脸上,毫无表情,无喜无悲。

    但是,当清泉大师的尸体完全地海水吞没的时候,青竹大师的脸上,缓缓地流下了两行泪水。

    青竹大师像是在诅咒,又像是在发誓:“师妹,请原谅我,我不能答应你的请求!我一定要为你报仇!”

    青竹大师有一种预感:杀死清泉大师的那个神秘的年轻男子,还会踏足竹泉岛的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严俨回到了望月城。

    骆洛神和秦落雁,正在洪大婧的陪同下,巡视望月城的防务——说是巡视,其实就是游玩。

    在不远处,张长弓率领一队精锐兵马,全程保护。

    看到严俨犹如天神一般从天而降,洪大婧赶紧拜倒在地,张长弓也率领手下的兵马拜倒在地,异口同声地说:“叩见天帝陛下!”

    待严俨让众人平身之后,洪大婧和张长弓很知趣地率领那队人马离开了。

    骆洛神很想像乳鸟投林一样,投入到严俨的怀抱。但是,旁边还有一个秦落雁!因此,骆洛神忍住了,咬着嘴唇向严俨说:“俨哥哥,你回来了!”

    这显然是一句废话,但是,恋人之间,绝大多数都是废话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。”严俨说:“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:南宫长风被我一剑劈成了两半,葬身大海了!”

    骆洛神和秦落雁听了,皆是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严俨取出了清泉大师的阴阳木剑。

    这把阴阳木剑,不仅材料非常特殊,还是一件法器,渗透了清泉大师的灵气。严俨得到之后,不仅破除了阴阳木剑之上由清泉大师渗透的灵气,还加上了他的灵气,使他阴阳木剑更加通灵,更加具有威力。

    “俨哥哥,你就用这把木剑,把南宫长风劈成了两半?哎呀,举轻若重,比举重若轻还要难!我看看这把木剑。”骆洛神说着,把手伸向阴阳木剑。

    “这把剑,你不能拿。”严俨说着,把阴阳木剑递给了秦落雁。

    秦落雁九世为人,在武学的见识上,是很高超的,她只不过简单一试,就试出了阴阳木剑的不平凡,顿时产生了爱不释手之感。

    骆洛神却不情愿了,向严俨说:“俨哥哥,你什么意思?你要偏心,也不能这么偏心吧?”说完,连连顿足,大发娇嗔。

    秦落雁有些不好意思了,把目光投向严俨。只要严俨稍微露出意思,她就把手中的阴阳木剑交给骆洛神。

    严俨却摇了摇头,说:“洛神,这把剑,虽然是木头的,却蕴含着无数的亡灵和鲜血,你没有武功,压制不住这把木剑的杀气,反而会被它损害元气,有害无益。”

    骆洛神哼了一声,不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秦落雁一手执阴阳木剑,一手拔出了剑鞘中的另一把剑。

    秦落雁刚拔出的这把剑,森寒逼人,宛如一泓秋水。

    这把剑,是严俨请了高手匠人,以玄铁为原料打造的。

    秦落雁问严俨:“三少爷,这两把剑,是不是这把木剑更好一些?”

    严俨笑了:“落雁,你倒是识货。”

    秦落雁扬了扬那把用玄铁打造的剑,说:“这把剑,我可不可送给张长弓?”

    严俨说:“有什么不可以的呢?”

    秦落雁笑得很迷人:“多谢三少爷!”

    在地球上的时候,秦落雁是天策府的天王,张长弓则是天策府的第一战将,也是秦落雁的铁杆心腹。

    张长弓以箭术闻名,但是,他的剑法也很好,只是没有一把名剑。

    秦落雁知道,张长弓有了这把以玄铁为材料打造的宝剑之后,一定会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秦落雁的心中,忽然转过了一个念头,她向严俨说:“三少爷,张长弓和洪大婧,一个是赵国公,一个是魏国公,两个人早已情投意合,想请您赐婚,并且喝一杯喜酒。”

    严俨笑了: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秦落雁说:“三少爷,你要赐婚的话,得有礼物吧?不如就用这把剑,作为赐给张长弓和洪大婧的贺礼。”

    严俨再次笑了: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在严俨的亲自主持下,张长弓和洪大婧举行了虽然简单却不失为庄重的婚礼。

    在喝喜酒的时候,秦落雁言笑晏晏,骆洛神却有些郁郁寡欢。

    严俨看出了这一点,悄声问:“洛神,怎么了?”

    骆洛神说:“我想夏荷等四位丫头了,没有她们四个在身边,我感到全身不自在。”

    严俨说:“那就回修武界一趟,把夏荷等四位丫头带过来!”

    秦落雁插嘴说:“三少爷,你自己回修武界吗?”

    严俨摇了摇头,说:“自然要带着你俩!把你俩撇在这里,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骆洛神说:“俨哥哥,要是能把我和落雁姐姐拴在裤腰上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说完,骆洛神的脸先红了。

    在回修武界的时候,严俨征求了骆洛神和秦落雁的意见,并没有让骆洛神和秦落雁隐身于“储物空间”之内,而是三人共同骑了小宝——不得不说,小宝寻找主人的能力是很强的,严俨从地球上返回修武界之后,并没有刻意地寻找小宝,但是,小宝在茫茫人海之中,找到了严俨。

    像往常一样,骆洛神坐在前面,严俨坐在中间,秦落雁坐在后面。

    小宝很顽皮,一会儿贴着海面疾风,一会儿却又钻入云层之中。

    秦落雁说:“三少爷,由小宝驮着,可比呆在你那个戒指里慢,不过,那个戒指里确实闷得慌。”

    “我理解。”严俨说:“现在,你俩有大把的青春可以挥霍。我敢断言:就算是在修武界,你俩的容颜也能保持一百年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年太少了!”骆洛神说:“我想青春长驻。”

    严俨很随意地说:“这都不是问题!”

    经过几天的飞行,小宝飞临到了修武界的上空。

    在严俨的指引下,小宝一直飞到了李岩和安欢公主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现在的修武界,只有一个国家:神雁帝国。

    由于严俨、骆洛神、秦落雁都不在修武界,作为次帝的李岩,就成了神雁帝国的最高统治者。

    不过,李岩对于政务并不感兴趣,他把军国大事都扔给了安欢公主,他则专心练功。

    看到严俨、骆洛神、秦落雁三个人来了,李岩很高兴,索性不再练功了,陪着严俨等三人喝酒、聊天,不知不觉地七天过去了。

    在这七天之中,夏荷等四位婢女,都来到了骆洛神的身边。

    这一天的晚上,天上的月亮格外的皎洁,严俨亲自下厨,弄了八个菜。

    还在严俨炒菜的时候,香气就四溢了,等到八个菜摆在了桌子上,更是色、味、形、香俱全。

    严俨坐在了主位上,两边是骆洛神和秦落雁。

    李岩和安欢公主坐在对面。

    八个菜之中,有一盘豆腐,令人稀奇的是:豆腐都被切成了正方体,而且是一样大小,就好像是从同一条流水线上制作而成。从颜色上看,每一声豆腐都是焦黄之色,但从其色上,便令人的食指大动了。

    安欢公主虽然自小生长于皇宫,却也知道豆腐是大众菜,看到严俨把豆腐上了桌,就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等到用筷子夹了一块豆腐填入口中,安欢公主那张如花的俏脸上,显出了十分震惊的神情,吃完之后,不禁赞不绝口:“没想到天帝陛下能把一块普通的豆腐,做成了这种味道!”

    李岩也尝了一块豆腐,他笑了:“真正的烹调高手,就是在寻常的菜肴中,显出非常的手段!这就如同武学高手,任何平常的一招一式,也会显出巨大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安欢公主轻轻地一叹:“天帝陛下真是天才中的天才啊!年纪轻轻,不仅武功通神,竟然还烧得一手好菜!”

    严俨只是微笑,并没有表达谦逊之意。因为他知道,过度的谦虚就是骄傲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重生者,严俨拥有了数十亿年的记忆,无论哪一门学问,都是无所不知,无所不晓。

    在前世的时候,严俨不仅是宇宙的绝世强者,还是一位出色的训兽师,出色的炼丹师,出色的炼器师,出色的医师……

    自从在碧玉山庄,严俨血脉苏醒之后,他就拥有了前世的记忆,也就自动拥有了前世的技艺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,严俨弄的八个菜中,有几菜不只是烹调的水平,更是武功的运手!例如:把豆腐块切成大小一致的正方体,就运用了真气。另外有一个菜,是拌萝卜丝,每一根萝卜丝,都像头发那么细,简直是一门艺术了。

    吃完了饭,夏荷等婢女献上茶来。

    喝了几口茶,严俨开口了:“岩少,我要带着洛神和落雁,离开修武界,前往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。那个地方,灵气之浓郁,要超过修武界。”

    严俨没有要带着李岩和安欢公主,因为严俨认为:青竹大师所在的那个竹泉岛,尽管灵气充沛,却也是一个危险的地方。在不能保证安全的情况下,严俨不想让李岩一家人去涉险,尤其是李岩的儿子李石还小。

    李岩没有询问原因,但是,他是个明白人,知道严俨不带着他和安欢公主前往那个陌生的地方,一定有着他的考量。

    当下李岩看着严俨,说:“三少爷,你应该知道贺赫这个人,他有个外号,叫‘贺疯子’。”

    严俨还没答话呢,骆洛神就抢着说:“这个贺疯子,以相面闻名,他就给我相过面。”

    李岩微微一笑:“洛神,贺赫说你生在古代的话,当‘母仪天下’。现在,你贵为天妃,也算是母仪天下了!”

    骆洛神向李岩翻了个白眼:“学弟,你竟然笑话我!”

    安欢公主微笑不语。

    李岩把一根手指伸向严俨,说:“三少爷,你能取下我手指上的这枚指环吗?”

    严俨把手指搭在了指环上,立即产生了一种触电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严俨要取下指环的时候,发现那枚指环,已经完美在嵌入了李岩的指头上,根本无法取下来。

    严俨放下了手,说:“岩少,你的目的,是让我挑战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吗?”

    李岩笑了:“你们看着,让我来!”他毫不费力把指环从手指上取了下来。

    骆洛神咦了一声,说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李岩说:“因为这枚指环,名叫‘日环’,是认主的,与主人心意相通。”

    稍停了一下,李岩说:“这枚指环,本是贺赫之物,来自于异界。”

    骆洛神问:“既然这枚指环来自异界,怎么会到了贺赫的手上?”

    李岩说:“因为贺赫本来就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地球人,他是转世重生之身。他的前生,是在异界生活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骆洛神的两眼亮晶晶的,分别看了严俨和秦落雁一眼。

    严俨和秦落雁皆是心中一震!因为两个人都是转世重生的,而且都是九世为人了。

    严俨问:“那位贺赫先生还在人世吗?”

    李岩摇了摇头,说:“在地球上,常无情是一名剑术高手,在武相级别的高手中,排名也在前几位。在我第一次来修武界前夕,贺赫通过常无情的牵头,和我见了一面,在那次见面上,贺赫送给了我这枚指环。在咱们前些天回地球的时候,我听我爷爷说,贺老先生已经魂归极乐。”

    贺赫曾经给骆洛神相过面,听到贺赫去世了,骆洛神那张向来清冷的俏脸上,显出了戚然之色。

    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