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乐时时彩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番外【庹灵韵.那个脑残粉】24
    有些思路不正常的,会讨论刽子手们怎么样才能快速屠寨,而不被发现,又或者会讨论一些,如果是他们的话,就要把庹灵韵抓起来,先怎么样后怎么样。

    并且这样的设想还不在少数,大家似乎还挺热衷这样的幻想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人说话不阴不阳的,说什么才死了几个人啊,我还以为整座寨子死得就剩下庹灵韵一个人了呢。

    他们不曾知道,自己只是在网络上发表的一些,轻飘飘的毫无重量的幻想,会对当事人造成多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庹灵韵脸色苍白的看着网上的这部分言论,点开一条微博,是在分析如果他是当年的屠寨人,他会先从寨子的哪个方向杀入,如何成功的堵住寨子里的人往山上跑,又如何先解决掉年轻力壮的,再解决掉七老八十的。

    分析有理有据,且逻辑十分严密,构思看起来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bt!

    庹灵韵气得手指颤抖,登录围脖,回了这个人一条分析了这么多,也麻烦你考虑一下受害人的感受行吗?

    她这一条围脖发出去,网络上立即炸锅了,大多都是在谴责这个博主发博不经过大脑的,也有的站在博主的立场上指责庹灵韵太矫情,毕竟博主只是就事论事,完全把事件摘出来,用了一种比较严谨的思考角度,来抒发自己的见解。

    不出意料的,紧接着,索菲亚给庹灵韵打了电话,她在电话里劈里啪啦的骂庹灵韵,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现在还是那个默默无闻的小透明是不是?围脖这种公众地方,你说什么都容易招黑,我早就跟你说了,不要在围脖上任何人,任何人,我快被你气死了,你知道我十分钟内接了多少狗仔的电话,还有狗仔问我你是不是在炒作,或者你是不是精神受到了刺激,情绪很不稳定?赶紧的把你那条围脖删了。”

    网络就是这样,特别是明星的一举一动,都是备受关注,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,舆论总会有不同的看法。

    就拿庹灵韵的这条围脖来说,其实她就是气不过,她多年的噩梦却被人拿来当成一种娱乐,于是忍不住动手回复了这人。

    但在很多人的眼里看来,她就是在炒作自己,他们讽刺她本来就已经够红了,没想到还想借着卖惨来翻红。

    庹灵韵心里头一阵阵的烦躁,她知道索菲亚这都是为了她好,身为明星,本就不该随意乱说话,于是她“嗯”了一声,挂了索菲亚的电话,然后准备去删博。

    却是不想,就在她和索菲亚打电话的这空挡,网络上关于十年前被屠寨一案的讨论,被删得是干干净净的,别说她那个博主的围脖找不着了,就是那个博主的围脖,都被封了,永久的封了。

    有人不死心,尝试着又往上发一篇关于界山寨被屠寨一事的讨论,结果发现刚刚发出去的言论,下一秒就会被删除。

    整个网络世界,屠寨一词仿佛成了禁语,无论好的坏的,谁都不能再说,也不能再提。

    庹灵韵看着自己的手机,心里在想着,怎么会这么巧啊?她刚刚要删她的围脖,结果围脖就被删掉了,删围脖的人知道她的心中有气,还封了她的那位博主。

    所以这是在帮她吗?是吗?

    正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,房门被钥匙打开,绪泽手里拿着一个铁盒饭,臂弯里夹着两本红色的证书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见蜷缩在沙发上的庹灵韵,他心疼的走过来,将盒饭放在茶几上,铁质的盒子,和玻璃茶几发出一声清脆的碰撞声,庹灵韵被抱紧了绪泽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又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他惦记着这个时候庹灵韵还没吃东西呢,所以趁着训练完了,从食堂里下了碗面条,给庹灵韵端回来,甭管是早饭还是午饭吧,她醒了刚好可以吃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一进门就看见庹灵韵面色苍白,一脸怔忪,素面朝天披头散发的蜷缩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那模样儿,真是让绪泽疼到了心窝子里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只是接了予希姐的电话,所以醒得早了些。”

    庹灵韵心中装了事儿,乖乖的被绪泽抱在怀里,也不挣扎,突然问道

    “绪泽,你刚刚看我围脖了吗?”

    “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”

    “我拜托朋友删掉的。”

    绪泽知道她想问什么,只伸手顺着庹灵韵的长发,缓缓道

    “别想那么多,你永远都不会知道,这个世上有多少黑暗思想,他们的下限又能低到什么程度,以后别为了这些事跟别人在围脖吵了,他们其实就只是想博关注度而已,你越是跟他们吵,他们就越来劲,很多不明真相的人也会跟着瞎起哄。”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庹灵韵都是能忍的,她当了十年的公众人物,见识过众星拱月,也尝试过被人践踏,网络上好的坏的,喊她滚出娱乐圈的,说她演技就是一坨屎的,这样的评论她见过不知凡几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次,当一些意味不明的人将十年前的屠寨案翻出来炒作,炒作就算了,还肆意拿着这个案子娱乐,这就踩到了庹灵韵的底线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出来怼人,结果就被人铺天盖地的喷她矫情,喷她想炒作,她没有,她只是单纯的出来怼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忍不住的,庹灵韵将脸埋进绪泽的怀里,很委屈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好了,以后这件事不会再被人提及了,此事到此为止,这次吸取教训,如果你想玩围脖,以后自己再注册个小号,捂好马甲,随你在网上怎么怼人。”

    “噗~”

    庹灵韵不由得笑了,她在绪泽的怀里拱了拱,感叹道

    “绪泽,我觉得有你在的感觉真好。”

    沙发里的绪泽,闻言便是笑了,低头轻轻的触了触庹灵韵的发顶,柔声道

    “才知道我好吗?”

    就帮她把网络上的起哄言论清干净,庹灵韵就觉得他好?那他要不要把他这十年来,为庹灵韵摆平的桩桩件件全都拿出来给她说说?没准儿她能觉得他更好呢。

    又觉得没那个必要,毕竟两人今后是要长长久久在一起的,他对她的好,她会慢慢的发现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