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百零三章 夺珠大会(十三)
    姜陵怀抱蔡孝敏,急速逃走,一直逃了四条街,拐了两个弯,不过三五分钟的时间,姜陵已经快跑到白落城西北方的边缘区域,城墙都在眼前不远处了。他见马青梅含羞没有追来,才直接顺着窗户一头扎进了一所看上去无人的屋子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普通民房,姜陵张开念力感应了一下,确认屋内没有人,而后他将蔡孝敏扶着到床边上坐下,问道:“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蔡孝敏面色苍白,喘着粗气,手掌按着胸腹部那个贯穿的窟窿。她塞了颗丹药进嘴里,摇头道:“还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姜陵应了一声,他也没有什么医疗手段,无法帮助蔡孝敏疗伤。而后他又趴在窗户旁,警惕地释放念力去感应有没有人靠近。

    蔡孝敏调动念力试图阻止伤口流血,但这个办法根本治标不治本,毕竟这伤口已经贯穿了她的身体,甚至伤到了脊柱,动动身子都会感到一阵疼痛。而且在她肩膀还有着一道几乎见骨的刀伤,也在缓缓流出鲜血,染红了她半边身子。

    她看向姜陵的背影,目光有些复杂。其中有一点感激,但更多的是警惕之意。

    姜陵转过头来看向她,她也抬头注视着姜陵,片刻后,她苦笑一声说道:“现在你可以不费什么力气就杀了我了。”

    姜陵闻言没有解释,反而露出了几分思索的神色。

    蔡孝敏轻吐了口气,眼下自己受如此重伤,不正是趁火打劫的好机会么?毕竟这可能是天决战场,是你死我活的竞技,选择最合适的时机消灭一切对手,不正是玩家应该做的事情么?

    他不顾危险救走自己,逃离那一对夫妻的追杀,难道真的只是为了救她么?呵,是为了那两颗龙珠。若是自己身上没有龙珠,恐怕他会第一时间放弃自己而后独自逃走吧。

    自己就应该这样把龙珠拱手让人么?

    蔡孝敏心中也是一阵烦躁,现在她重伤在身,念力耗损也十分严重,肯定不是积分榜位列前茅的姜陵的对手。退一步说,就算姜陵不杀她,以她目前的状态想要赢取这场比赛也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可是,若要她乖乖交出龙珠放弃这一局比赛,她又怎能心甘情愿呢?

    蔡孝敏沉沉吐了口气,平淡道:“多谢你救了我,若你要夺我的龙珠,就动手吧,但我不会坐以待毙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说,哪怕你明知道自己不是我的对手,也要拼死一搏?”姜陵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蔡孝敏秀气的蛾眉微皱,说道:“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,哪怕只有千分之一的希望,我也不会放弃。再者哪怕敌不过你,死在你手下,也要削减你的实力,这才是竞争对手该做的事情不是么?”

    姜陵面对这样露骨并带着敌意的言语却是面容平淡,他静立片刻,而后竟是莫名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蔡孝敏感到古怪,先是有些不解,而后认为姜陵是在表示轻蔑不屑,顿时微怒道:“很可笑么?”

    “不,很正确,很合理。”

    姜陵收敛了笑容,望着蔡孝敏说道:“我本想试探一下你的态度,想着若是你能说点好话,夸夸我正义善良,或者嘤嘤嘤地求我两句,我就不对你出手了。若是你对我不信任,处处防备着我,我也就有理由心安理得的动手宰了你这白眼狼。”

    蔡孝敏闻言更觉得姜陵这人奇怪,但姜陵话语中的意思她还是能够理解的,但她也没有后悔自己刚刚把话说得太直白,只是回道:“你这人真有趣,这是个人战,还非要找个理由出手?怎么,怜香惜玉么?”

    “想来有点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可以动手了么?”

    姜陵咬着下唇,看着蔡孝敏身上的伤势,叹气道:“还是有点下不去手,这不是乘人之危么?”

    蔡孝敏盯着姜陵的眼睛,见他眸子里是真的有一丝纠结,而不是在故意戏耍自己或者来以此降低自己的警惕。蔡孝敏用一副不可理喻的目光看着姜陵,道:“我是该说你正人君子,还是该说你傻?”

    姜陵无奈道:“非要我对你出手你才觉得正常?”

    蔡孝敏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,她挥手道:“不想乘人之危,那就帮人帮到底,借我一些外伤药物,等我伤势恢复,就...”

    蔡孝敏说到一半,姜陵突然眸生冷光,浑身气机徒然凝聚。

    蔡孝敏心头一颤,以为姜陵要露出伪善面具下的獠牙,就要殊死一搏。

    但姜陵却是转头看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蔡孝敏情绪激动之下险些直接对姜陵打出攻击,但好在她最后一分理智让她及时止住了动作,而后也探出一丝念力探查向窗外。

    “小子,这漂亮的女娃娃可是你的媳妇儿?”一个略显老态,但已经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姜陵望向窗外,街上站着的,正是乔乞丐。

    姜陵摇头道:“我倒是也想,可人家未必愿意。”虽然嘴上随口应着,但姜陵神经紧绷,死死盯着那邋遢的老头。

    乔乞丐微微一笑,道:“既然不是你媳妇儿,你如此拼命护着她,想必是为了她身上的龙珠吧?我倒是奇怪你怎么还不动手?是舍不得辣手摧花?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与她动手夺过龙珠,乔前辈是不是就要对我辣手摧花了?”姜陵皮笑肉不笑,说道:“见我迟迟没有动手,老前辈就等不及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这老叫花子就是耐心不太好啊。”乔前辈也没有遮遮掩掩,直接说道:“小子,你下不去手,就让老夫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动手吧。”姜陵颇为大方地开口,但完全没有让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乔乞丐眼神闪光地盯着姜陵看了两眼,自然没有出手,他冷笑道:“怎么,你还想动我的脑筋?小子,我念你给了我一枚银币,无论你身上有没有龙珠,我都不对你出手了,你速速让开为好。”

    姜陵眉头微皱,而后舒张开,好奇道:“老前辈好像身上有伤啊。”

    乔乞丐哈哈一笑,眸子越发寒冷道:“那又如何?呵,你这小子灵念双修,一手九曲

    藤龙术出神入化,琴音成念也颇有水平,甚至还拥有强大武灵,实在令老夫好生惊奇,好生佩服。但现在你武灵受创,一时半会恐怕是无法现身,灵力念力又皆耗损了大半。你拿什么拦我?难不成还要以命相搏?”

    姜陵平淡道:“老前辈,若我们在此分个生死,对谁都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好生顽固的小子。”乔乞丐见姜陵如此姿态不由也生了几分犹豫。虽说他有信心对付已经耗损颇多的姜陵和已经身受重伤的蔡孝敏,但他也没有把握可以全身而退,谁知道这些来去神秘的天行者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。若自己因此身受重伤,即便抢来龙珠,也可能是为他人做嫁衣了。

    姜陵又问道:“前辈因何受伤,是与那黄头发的天行者斗了一场?”

    “无可奉告。”乔乞丐不耐烦地回了一句,而后心想犹豫不决的拖延下去肯定也不是个事,引来其他人就更麻烦了。乔乞丐轻哼一声,道:“这女娃娃已经离死不远了,也不知道你留着她干嘛,若是想快活一番,就尽快动手吧,老叫花子可以给你把把风,保证你们尽情尽兴。”

    姜陵听出对方有些气急败坏,但转念又想到这老家伙是在挑拨自己和蔡孝敏的关系,姜陵无语笑了笑,道:“多谢您好意,但您气场太强了,一想到有您在,我可是‘抬不起头’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嘿,你这孬货。”乔乞丐被气笑了,而后骂道:“老叫花子我就是年纪大了,再年轻十岁,非替你提枪上马。看你在这磨磨蹭蹭杀也不敢杀,上也不敢上,当宝贝护着留着娶回家做媳妇儿吧,看看最后便宜了谁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走了。

    姜陵以念力锁定着他,一直见他走出了视线,继续向远处前行。但那老叫花子本身念气水平在姜陵之上,没多久就断了感知。

    “走了?”蔡孝敏问道。

    姜陵不太确定地说道:“走是走了,但不知是真走还是假走。这货念力水平不低,我跟不上,要是你以念力追踪还差不多能行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我现在也难以跟上他。”蔡孝敏说完这句话,抬头看了一眼姜陵,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:“你不用试探我了,我现在身受重创,念力水平也急速下滑,战斗力不复全盛时期的三成。”

    姜陵没有解释,虽说他刚刚只是随口一说,并非特意试探于她,可的话语确是有这个意思。他叹了口气道:“那你打算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蔡孝敏思索片刻,道:“我不知道,既然你不杀我,我就跟着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姜陵无奈道:“你这不是耍无赖么?我哪有余力照顾你?”

    蔡孝敏抿着嘴,眼神古怪地说道:“那你还不杀我,难道真要和我...做点什么?”

    姜陵拂袖怒道:“我像那种人么?”

    蔡孝敏看着他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姜陵正经道:“当然,你要是有这个意愿我也可以配合一下。”

    蔡孝敏脸颊微红,娇喝一声:“滚蛋。”

    
为您推荐